當前位置:佈達書庫 > 玄幻 > 軍區大院來了個團寵小公主 > 第316章 大結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軍區大院來了個團寵小公主 第316章 大結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-

“白鬼?”景衍冷笑一聲,淡漠的聲音裡滿是殺意:“不管白鬼黑鬼隻要他敢來,我大夏西部的沙漠就是他們的葬身之所。”

景衍問華陽子:“道長可有測算出大致的時間?”

華陽之道:“不過二九之數”。

他們的心裡頓時有數了。

蔣禹清突然想起前世的某一段曆史。當時西方的雅利安人東遷,被英勇善戰的商王後婦好,帶領一萬三千精兵,將其殲滅。

華夏文明才得以流傳下來,成為四大文明古國中唯一一個流傳繁衍至今的古國。

冇成想,在這個架空的世界,居然也會遇到西方蠻夷入侵。

既如此,便都留下了當肥料吧!

夫妻倆留華陽子在宮中住了一宿。邱神醫聽說他來了,拎了兩罈子好酒,兩人坐在屋裡喝了半宿,直喝到酩酊大醉。

第二天早朝,景衍把華陽子的卜卦結果公佈於衆,滿朝嘩然。

不過,這會兒倒是齊心,一致主張對外。

戰!

大夏如今兵強馬壯,國力強盛,冇道理會怕西方來的白鬼蠻夷。

事不宜遲,兵貴神速。

景衍飛鴿傳書,給駐守西域的軍隊,讓他們密切注意防範可能即將來襲的,來自遙遠西方蠻夷的軍隊。

將將過了半個月,景衍就收到西邊駐軍的飛鴿傳書:有三萬鬼方軍自西方而來,持丈餘長茅,善結奇怪的方陣,向大夏的軍隊攻來。

大夏守軍以逸待勞,以天雷彈作為破陣先鋒,在極短的時間裡就瓦解了他們的軍陣。

鬼方軍頓時大亂,大夏守軍趁機一擁而上,殺得鬼方軍丟盔棄甲,哭爹喊娘,轉過身拚命逃跑,最終被大夏軍隊全殲,埋在了莽莽的沙漠之中,被黃沙所掩。

一場來勢洶洶的兵禍,頓時消弭於無形。

訊息傳到京城,龍顏大悅。

蔣禹清亦道:“此戰一過,西方至少百餘年不敢再犯東方。”

四月中旬的一個下午,隨著一陣地動山搖,東洋府發生了毀天滅地的大地動。

幸虧蔣禹清提前預警,並派出欽差專門防災減災,把人員和財產損失降到了最低限度。

據災後統計,大地動發生後,東洋兩府死亡者僅為十二人,這十二人還是因為各種不聽勸才導致死亡的。

倒塌房屋數千間,這其中多為“老破小。”

大地動未發生前,東洋兩府絕大多數居民,都覺得大夏朝廷讓他們加固房屋,積極防災減災等是多此一舉,甚至對此十分反感,因此背地裡冇少陽奉陰違。

不過最終屈服於朝廷的威勢之下,不得不照做。

大地動和海嘯發生後,整個東洋府上至官員下至百姓,都對朝廷的先見之明佩服的五體投地。

一麵暗暗慶幸,幸虧當初聽了朝廷的規勸,才能保下自己及全家老小的性命和絕大多數的財產。打定主意,以後,朝廷說東絕不往西。

兩年後。

蔣禹清和景衍雙雙渡過雷劫,晉級金丹,獲得了千年壽命。為的增長,使得二人的容顏和氣勢更甚從前,收放自如。

白小九亦得了不小的好處,成為了二級靈獸,也也還得尊白小十為老大。

五月十七,是邱神醫的九十大壽。

幾個徒弟都想給他大辦一場,但邱神醫不同意,說:“我都活到這把歲數了,什麼好東西冇見過,什麼好東西冇吃過,過不過都無所謂。

我知道你們孝順,你們非要給我做壽也行。

我隻有一點要求,那就是清靜一點,隻邀請自家人,和相熟的親朋好友就成了。人多了,我老頭子懶得打招呼。”

對於地點,蔣禹清原想定在皇宮的紫極閣,就連太上皇和太上皇後也覺得這裡好。可老頭兒不同意,說他倒是無所謂,可這裡到底是皇宮,就怕其他人覺得這裡不自在。

蔣禹清一想也是,就冇有堅持。遂問邱神醫,想選在哪裡。

老頭兒想了半天說:“就在泰安農莊吧!那裡地方夠大,有山有水,有花有果,住的都是些老夥計,門人弟子來了,也不用太拘束。”

蔣禹清隻好尊重他的選擇。

到了邱神醫九十生辰這一天。

泰安農莊大門前的廣場上,停滿了車馬。農莊內,更是人聲鼎沸,熱鬨非凡。邱神醫的幾個弟子,都是拖家帶口全員到齊。

吉時到。

邱神醫身穿降色繡壽字文袍服,一頭常常因為專心於整理藥材典籍而疏於打理的亂髮,此時也梳得整整齊齊的。

插著徒弟孝敬的極品青玉簪子,精神奕爍的高坐在上首,接受徒子徒孫們的朝拜。其中就包括貴為一國之母的小徒弟蔣禹清。

“恭祝師父(師祖)(老穀主)祝福如東海長流水,壽比南山不老鬆!”

邱神醫樂嗬嗬道:“快起來,快起來。”徒子徒孫們拜過之後,就輪到其他相熟的晚輩。

比如蔣家人。

在蔣家人心裡,邱神醫就是家裡的另一位長輩。他陪伴女兒的時間,和對女兒付出的心血,甚至比他們這些家裡人還要多。

女兒能有今天的地位和幸福,這位老神仙要占很大的功勞。

壽宴席開十桌。

吃飯的時候,邱神醫和太上皇夫妻,華陽子、秦老將軍、李得順以及蔣老頭、老胡氏等一眾長輩們一桌。

蔣禹清景衍則和三位師兄及師嫂們一桌,至於三小隻則同幾個師侄們坐了一桌。蔣家爺們一桌,女眷一桌,其餘人也都各自找相熟的人家圍坐。

宴席一直從中午持續到了半下午,長輩們那桌,除了太上皇後和老胡氏,其餘的都喝高了。

老太監捏著蘭花指掐著嗓子咿咿呀呀地唱戲,秦老將軍嫌難聽:“姓李的,快閉嘴吧!人家唱戲要錢,你特孃的唱戲要命。”

老太監興致正高,突然被打斷十份不爽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一手掐腰,一手指著他,整個人像個大茶壺:“我看你就是嫉妒,嫉妒我嗓子好。

哪像你,嗓子跟破鑼似的,彆說唱戲了,說句話都像在打雷。”

“戚,老子這是男兒本色、哪跟你似的,娘娘腔,死太監。”

蔣禹清一聽,好傢夥這都上升到人身攻擊了,生怕這倆再打起來,於是趕緊上前滅火,轉移話題。

邱神醫看熱鬨不嫌事兒大:“清寶,你攔著乾啥呀,讓他們掐去,真要打起來纔好呢,我還能看個熱鬨!”

這話一說,可算是捅了馬蜂窩了,方纔還針鋒相對的兩人立即調轉炮口一致對外:“姓邱的,彆以為你今兒過壽,我們就不敢打你。惹急眼了,一樣揍。”

太上皇和蔣老頭兒在旁邊拱火:“揍,必須得揍,小樣兒的,讓他得瑟。”蔣老頭甚至說:“我去給你拿鋤頭!”

邱神醫有恃無恐,賤兮兮的:“來呀,怕你啊,這裡都是老夫的徒子徒孫,隻要老夫一喊,你們這群人都得趴這兒,嘿嘿.......”

景衍好笑的搖了搖頭,把蔣禹清拉到一邊,輕聲安慰道:“且隨他們去吧,出不了事兒。你冇看,母後和奶奶都在一旁邊看熱鬨嗎?”

蔣禹清仔細一瞧還真是那麼回事兒,便放心不管,隨他們去打鬨了。

粗獷的花廳外間,孩子們正在桃樹底下的玩耍。奕奕小少年拿著一本兵書,坐在板凳上,安安靜靜的看著,時不時看一眼旁邊的弟弟妹妹。

明明隻是普普通通的一張板凳,他偏偏坐出了龍椅的感覺。就連景衍也忍不住感歎道:“奕奕合該是天生的帝王!”

果果和秦老將軍的重及和鎮國公元允的小孫子湊在一起比劍,比誰的木劍更大更長更威風。

糖糖則被蔣禹清的師侄們帶著討論醫藥知識。

小丫頭許是遺傳了蔣禹清在醫術方麵的基因,小小年輕就展露出過人的醫學天賦。加之身具木係靈力,對中草藥極具親和力,學起醫術來事半功倍,進展飛速。

就連邱神醫也常常忍不住讚歎,糖糖將會是繼蔣禹清後,天醫穀最有天份的弟子。天醫穀後繼有人,邱神醫老懷大慰。

蔣禹清亦覺得,照這樣下去,以後天醫穀穀主的位置,冇準兒等不了多少年就能交出去了。

遠處,賓客們遊走在果樹間的小徑之間,五月溫和的陽光透過果樹之間的枝葉,投謝在地上,落下點點燦爛的光斑。

屋內長輩們洪亮的拌嘴聲,伴隨著屋外孩童們們天真歡快的笑聲,隨著微風傳出很遠很遠。

歲月靜好,莫過如此。

夫妻倆經過數年的攜手努力,終於把大夏帶上了這個世界的頂峰,無論是疆域還是武力都空前強大。

大夏雄峙於東方,四海歸心,萬邦來朝。

國內風調雨順,百姓安居樂業,生活富足,各行各業各門各派蓬勃發展,經濟繁榮。

百姓們有衣穿有飯吃,孩子們有書讀,老有所養,幼有所依,端的是夜不閉戶,路不拾遺,後世史書稱之為“征和盛世”。

景衍和蔣禹清夫妻亦被子孫尊稱為聖明皇帝和聖明皇後。

全書完。-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