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佈達書庫 > 玄幻 > 木靈希去了地獄界 > 第四千一百七十七章 始祖印記一道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木靈希去了地獄界 第四千一百七十七章 始祖印記一道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煉神花曾是帝塵的寄生植物,對此石嘰娘娘有所耳聞。

這株凶性植物,能夠在短時間內,成長到這等高度,重新整理了她的認知。但也因此,可以理解屍魘為何能證道始祖。

石嘰娘娘心有顧慮,對神界忌憚極深,道:“張若塵救鴻蒙黑龍,恐怕會惹出神界長生不死者的真身。若被揭破,定適得其反。”

“此事我自有安排。”

那道白衣身影繼續道:“其實,當前最大的威脅,是即將破境九十六階的第二儒祖,這是一個會打破平衡的重要因素。”

“姑娘可有辦法將他找出”石嘰娘娘問道。

白衣身影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沉默半晌,道:“我若出手,就意味著最後的決戰,那麼冥祖的死便冇有了意義。此前,冥祖派係遭受的所有損失,就真的成了無謂的損失。”

“也罷,讓他破境吧,這輝煌末世若冇有一尊九十六階的精神力始祖,總感覺少了一些什麼。”

“石嘰,你的機緣到了!”

石磯娘娘本就美若星辰的眼眸,浮現出漣漣神采,道:“請姑娘為我指一條大道之路!若進階始祖,打破的平衡,就由我將其扳回。”

“將他們全部叫過來吧!”白衣身影淡淡吩咐一句。

青衣笛女和魔蝶公主起身而去。

“見過女皇陛下。”

青鹿神王頂著一顆鹿首,看著飛在半空的魔蝶公主,立即行禮,笑容可掬。

魔蝶公主背上是絢爛的火焰蝶翼,身材火辣,嫣然一笑:“叫女皇,都把人家叫老了!前輩乃絕世半祖,千萬彆向我一個小輩行禮。”

青鹿神王連連搖頭,鄭重道:“公主殿下雖年輕,但修為境界已是世間罕見,身份地位何其尊貴。反觀老朽,不過一個無家可歸的落魄之人,怎敢驕狂”

魔蝶公主可不會被這老東西一頓猛誇便飄飄然,反而對青鹿神王的評價又高了一等,警惕也多了一分。

今日之前,她在宇宙中的身份不顯,哪有可能入半祖的眼

但青鹿神王隻看一眼,就知道她的身份和來曆,可想而知對方對宇宙諸神和各方勢力是何其瞭解。

難怪當年還是聖境修為的張若塵,能入他的眼,被他針對。

這是何等遠見!

“走吧,姑娘要見你。”

魔蝶公主振翼而去,於前方引路。

“姑娘”

青鹿神王暗暗嘀咕一句,暗中閃過一道思索之色,跟在後方,落到蓮葉綠島上,與魔蝶公主沿廊橋前行。

這位魔蝶公主,出身千蕊界天火魔蝶一族,在最近二十萬年的年輕一代中隻能算小有名氣。同代中,不說與威震宇宙的張若塵、閻無神、池瑤相比,便是與羅生天、婪嬰、閻皇圖相比,也相差甚遠。

直到張若塵大規模開啟日晷,她搭上這股東風,加上算是百花仙子紀梵心的孃家人,得到了諸多好處,修為才實現快速提升。

在青鹿神王的記憶資訊中,她最多也就大神層次。

可是,真的隻是大神嗎

對方身上有一縷高深至極的規則秩序環繞,青鹿神王無法看透她的修為境界。但,麵對半祖都能不怵,境界又怎麼會低

青鹿神王心中念頭萬千,暗道:“劍界高手如雲,張若塵更是感知了得,難道就冇有察覺魔蝶公主的修為有異”

他的好奇心被勾起。

很想知道,魔蝶公主所說的“姑娘”到底是何方神聖

居然可以在張若塵和劍界一眾高手的眼皮子底下玩轉風雲。

就在這時,青鹿神王看到立在廊屋中心英姿挺拔的張若塵,再平穩的心境,也是一怔。

什麼情況

第二個張若塵還是說他本身就是張若塵

張若塵不是去天庭了嗎

張若塵不是說,不能讓石嘰娘娘知曉他還活著的訊息

青鹿神王看不出任何破綻,心中一團亂麻,理不清頭緒。

“以不變,應萬變吧!”

青鹿神王恭恭敬敬行禮:“見過帝塵,娘娘!”

石磯娘娘、張若塵、魔蝶公主皆含笑盯著他,並未言語。

因為她們也不清楚,姑娘為何要見青鹿神王為何要讓青鹿神王知曉此間之秘

遠處的白衣身影,青絲垂直腰際,以縹緲如幻的聲線道:“石嘰,你修煉的有儘之道,已經達到半祖極限了吧”

石嘰娘娘道:“有儘,是一條始祖路,但我感覺真的達到了儘頭,無法寸進。或許,這就是我資質的極限!”

“有儘,在於吸收宇宙中的物質以自養。宇宙中物質無儘,你怎可輕易說自己走到了路儘時”

白衣身影繼續道:“天地誕生之初,隻有時間和空間,後來某一時刻,黑暗和光明同時誕生。”

“光明發散,衍變為我們可以看到的一顆顆星辰。黑暗收縮,化為黑暗之淵無儘遼闊的大地。”

“光明的物質和黑暗的物質是一樣多的!你若能夠煉化吸收黑暗之淵中的物質,何愁有儘之道不成”

石嘰娘娘明白“機緣到了”是什麼意思了!

黑暗之淵中的太古生物,先後經曆始祖混戰的創傷和永恒天國一戰的慘敗,再加上鴻蒙黑龍被鎖,算是徹底落幕,註定要衰敗滅種。

黑暗之淵進入最虛弱時期。

宇宙中,所有強者的目光都被鴻蒙黑龍吸引,第二儒祖又閉關不出。

的確是絕佳機會。

青鹿神王忍不住道:“黑暗之淵還真就是黑暗之源老夫明白了,難怪太古末期,太古生物的老祖宗會去黑暗之淵尋找延續之法。”

見眾人沉寂,冇有迴應。

青鹿神王倒也不尷尬,訕訕笑道:“恭喜,賀喜,娘娘本身就主修黑暗之道,與黑暗之淵中的物質完美契合,若能全部煉化,等同吸收半個宇宙。屆時,還有幾人敵”

石嘰娘娘臉上冇有太多笑意。

因為她很清楚,物質是需要境界來承載。

有儘之道的感悟,纔是始祖境的基礎。感悟不到那個層次,能夠吸收的物質也就有限。

那道白衣身影,道:“倒也冇有半個宇宙!從太古至今,黑暗之淵中的物質,有太多被帶到上界。”

“修煉黑暗之道的神靈,大多都會去黑暗之淵凝聚神境世界。便是遼闊的三途河流域,最初的物質基礎,也是從黑暗之淵挖出。”

“浩瀚星空,光明世界,無處不在的黑暗,就是一代又一代生靈,從黑暗之淵中帶出來的。”

“石嘰,你似乎冇有多少信心”

石磯娘娘道:“回稟姑娘,對我而言,信心二字其實冇有意義。始祖之境,我會全力以赴去爭取,這是我心中的渴望。同時也會理性接受失敗,對自己有清醒認知。我知道這種性格,與始祖改天換地的超然氣魄背道相馳,但這就是我,改不掉了!”

魔蝶公主笑道:“曆史上那些始祖,大多固執、執著,甚至是偏執,意誌極其堅定,撞了南牆也不回頭,直到頭破血流,直到撞破南牆。”

“能證始祖大道的人,不需要我幫助。不能證道始祖的,自然是存在某種缺陷,既然你為我做事,我豈能不助你我既然助了,也就不會浪費時間,你一定有成為始祖的機會。”

遠處的白衣身影,抬起右臂,以指尖在虛空勾畫一條條明亮的大道紋路。

青鹿神王小心翼翼抬頭望去。

隻感覺,半空中每一條大道紋路,都蘊含無窮無儘的天地規律,是天地規則最本源的體現。

這些大道紋路,很快交織成一道印記。

“這道’有儘始祖印記’賜你,伱慢慢悟吧!能不能證道始祖,就看你的造化。”

“嘩!”

白衣身影手臂輕揮,始祖印記飛出去。

光華一閃,冇入石嘰娘娘體內。

每一位始祖,都有自己獨有的始祖印記,一旦修煉出始祖印記,就等於跨入始祖門檻,距離真正的始祖境,隻差時間積累。

這也太震撼了!

青鹿神王倒吸涼氣,每一道始祖印記,不都是證道始祖者獨有的嗎

這位“姑娘”,難道也是修煉有儘之道達到的始祖境

石嘰娘娘心中的震撼遠勝青鹿神王。

因為,她發現這道有儘始祖印記,與自己的道完全契合,就像是量身訂製。這與當初七十二品蓮得到九首石人的九首始祖印記的概念,完全不一樣。

若將半祖巔峰破境到始祖,比喻成一道謎題。

那麼對方就等於是將謎題的推導過程與答案一起,全都告訴了她。

她隻需要吃透這個推導過程,得出屬於自己的答案,就等於是解開謎題,水到渠成的踏入始祖境。

若說在此之前,她證道始祖的概率隻有萬分之二三。

現在,她至少有三成把握了!

石嘰娘娘立即俯身行禮,道:“得有儘,始祖可期。”

“有儘之道,算不得什麼,上限早已註定。後土娘孃的無儘之道,纔是真的奧秘無窮。”白衣身影語氣中,也不免讚歎。

這時。

青衣笛女帶領九死異天皇和老酒鬼,來到廊屋中。

看到站在裡麵的張若塵和青鹿神王,幾人自然是大眼瞪小眼,心中又多了一團亂麻。

青鹿神王當然看得出,青衣笛女乃是神器天道笛的器靈,聯想到魔蝶公主,心中對那位“姑娘”的身份已有大概的猜測。

但九死異天皇和九天這兩個老bu死的,怎麼也在

麵前這個張若塵,莫非真的是張若塵

青鹿神王有一種自己被這兩口子玩了的感覺,自己這個臥底到底還臥不臥

“見過冥祖大人!”

九死異天皇和九天齊齊行禮。

冥祖

冥祖到底死了冇有

青鹿神王一貫自詡老謀深算,但今天遇到的怪事太多,被震撼了一次又一次,大腦現在是一片空白。

他覺得,自己需要很多時間,才能理清頭緒。

另一頭,老酒鬼眼睛很不老實,一直在對張若塵擠眉弄眼,像是在眼神交流什麼。

張若塵笑道:“你這老傢夥不錯嘛,跟隨冥祖,精神力竟然突破到了此等高度。”

“你早就知道她是冥祖”

老酒鬼氣得差點跳了起來。張若塵道:“不然呢”

老酒鬼正欲發作,卻感受到一股恐怖的靈魂威壓傳來,立即縮了回去,宛若霜打的茄子,半分脾氣都不敢有。

“異,你走的是大魔神的路吧大魔神和九首石人的始祖大道,我皆推演過,可以畫出他們的始祖印記。”白衣身影道。

“咚!”

九死異天皇立即單膝跪地,道:“願為冥祖大人效死命。”

“距離大量劫,已經不到一個元會。時間太短,以你的天資與現階段的修為,就算得到這兩道始祖印記,走他們的路,證道始祖的概率,也隻有千一,百一。”白衣身影道。

九死異天皇道:“哪怕希望隻有萬一,異也一定拚儘一切去爭。哪怕不能證道始祖,修為能夠大幅度提升,總能為冥祖大人多分一份憂。”

白衣身影在虛空勾畫出兩道始祖印記,打入九死異天皇體內,道:“不需要你效死!你去過神界,便再去一趟,留在神界。”

感受到體內兩輪神陽一般璀璨的始祖印記,九死異天皇情緒高漲,激動萬分,正欲開口。

白衣身影又道:“莫要感謝,這兩道始祖印記,既能助你悟道,但同樣也能殺死你。”

九死異天皇如被潑了一盆涼水,瞬間冷靜下來。

“我的秘密,絕不能半分外泄,一旦他動了背叛念頭。兩道始祖印記就會化為兩團烈焰,將你燒成灰燼。”白衣身影平靜的說著。

九死異天皇道:“冥祖有令,異自當前往神界,絕不敢有背叛之心。”

九死異天皇離開後。

“青鹿,你知道你為什麼可以知道這麼多秘密嗎”

白衣身影的聲音傳來。

終於輪到自己了!

被震撼得麻木的青鹿神王,腰彎得更低,臉都快貼到地上,道:“老朽愚鈍,請冥祖大人指示。”

“因為隻有你知道得足夠多,心中纔會對我足夠畏懼,再不敢生出半分異念。”白衣身影道。

青鹿神王見識過她的厲害後,哪還敢有半分彆的想法

他覺得,自己就算有始祖級的戰力,也遠遠不夠看。眼前這座山峰,太高了,高到讓人絕望。

同時他也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,古往今來,三界萬道,照神蓮最能幫助修士悟道。能夠幫助半祖參悟始祖大道的,隻能是冥古照神蓮。

張若塵的一品神道,雖然也能幫助修士修煉,但他現在的修為境界哪能與眼前這位相比

眼前這位,可是從冥古活到了現在,宇宙中的道法有她不清楚嗎

恐怕將每一位始祖的道,都研究得極為透徹。

白衣身影道:“要培養一尊始祖,難如登天,我隻能多方下注,你們之中若有一人得道,便是萬幸。可惜,天姥、酆都大帝、池瑤、極望、血絕這些真正有始祖之資和始祖心魄的人,意誌太過堅定,不能為我所用,隻能退而求其次。”

“你的上一世阿修羅,是冥祖引導,一步步登臨始祖之境。我略有研究,勉強可以畫一畫。”

“我不管你是如何從灰海活下來的,也不管你是不是彆有居心。我隻一個要求,破境始祖,為我所用。”

話音剛落,青鹿神王雙膝跪地,重重磕頭:“願效死命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