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佈達書庫 > 玄幻 > 上門女婿葉辰 > 第3011章 大隱於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上門女婿葉辰 第3011章 大隱於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當史蒂夫·羅斯柴爾德發自肺腑的感激葉辰時,葉辰掛了他的電話,就開始跟海倫娜商量明天一早究竟該怎麼潑他一盆冷水。

由於海倫娜在加拿大的訪問活動還有兩天纔會結束,所以時間上倒也相對寬鬆,再加上海倫娜此前就放出身體抱恙的訊息,所以加拿大這邊也冇有把行程安排的非常滿。

明天上午,海倫娜的時間完全自由,隻是下午還有一次例行會晤和參觀活動。

所以她可以在七點鐘就出發前往紐約去見霍華德,然後在中午時分趕回來。

葉辰需要她辦的事情也並不算難,見到霍華德之後,隻要有個半小時,怎麼都能辦妥了。

由於上次領略到了ai模型的魅力,葉辰便一直對這種新的科技心心念念。

他暫時還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用得上ai的地方,但他覺得,這東西將來對萬龍殿、對伊蘇航運必有大用。

甚至,在將來與破清會的鬥智鬥勇中,應該也能發揮出不小的功效。

於是,他將自己的新版需求,告知了海倫娜,囑咐她道:“海倫娜,你這次去見霍華德,除了找他收錢,還要讓他給你在北歐搭建一套與矽穀那套一模一樣的ai模型,並且讓他簽訂協議,承諾這套ai模型要與矽穀那套實時同步更新升級,否則就將那家ai公司所有股份賠償給北歐皇室。”

海倫娜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好的葉先生,明天我會跟他說清楚的。”

說著,海倫娜又問:“葉先生,您要的那套ai模型,到時候怎麼交接給您呢?”

葉辰道:“這套東西,到時候就交給萬龍殿來使用吧,等ai模型的服務器在北歐搭建完成之後,我會讓他們派人去北歐接手,到時候如果你們北歐皇室有相關需求也可以隨意使用。”

海倫娜笑道:“我還不知道這些ai模型都能用來做什麼,北歐皇室除了我之外,就是一些老弱病殘,想來也用不上ai這麼先進的東西。”

說著,她又道:“不過葉先生儘管放心,到時候服務器放在北歐,肯定比放在絕大多數地方都更安全。”

葉辰點了點頭,又道:“對了,明天見霍華德的時候,一定不能讓其他第三人在場,尤其是史蒂夫。”

“好!”海倫娜道:“那我就明確要求與霍華德單獨會麵。”

說著,海倫娜又問:“葉先生,您還有什麼要囑咐的嗎?”

葉辰笑道:“等你跟霍華德達成協議之後,還得讓霍華德答應你一個附加條件。”

海倫娜道:“葉先生您請說。”

葉辰道:“讓他答應你,丹藥的事情,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,即便是他的兒子也不行,如果彆人問起他為什麼忽然痊癒,就讓他始終堅稱是一個奇蹟、是耶和華顯靈,誰問,都是這個回答。”

說著,葉辰又道:“你告訴他,就說你還有效果更好的丹藥,如果他將來有需要,可以再聊一聊價格,但前提就是他必須答應那個附加條件。”

海倫娜點頭說道:“好的葉先生,我記下了。”

葉辰又道:“對了,一切談妥之後,你記得告訴他,就說你之所以帶著這麼珍貴的藥去見他,也是因為被他兒子史蒂夫的孝心所感動,幫史蒂夫在他麵前多爭取一點好印象。”

海倫娜不解的問道:“葉先生既然要約束史蒂夫,為什麼還要幫他在霍華德麵前爭取好印象?”

葉辰笑道:“因為史蒂夫有把柄在我手裡,保證這個把柄最有效的前提有兩點,第一點是他父親必須繼續執掌大權,第二點是他在他父親心目中,必須仍舊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繼承人的第一人選,隻有這樣,我才能好好拿捏他,要是他哪天被霍華德視為棄子、他自己也自暴自棄了,那些把柄也自然就一文不值了。”

說著,葉辰又道:“這種把柄,統稱為黑料,這就像你認識某個小混混、小太妹,知道這個人蔘與過校園暴力、提供過色情服務,但這個人本身就是狗屎一堆的時候,這種黑料對其來說,也是無關痛癢,可萬一哪天這個人走了狗屎運、一下子成了大明星,你手裡的黑料,對他來說就足夠致命了。”

海倫娜輕輕點了點頭,笑道:“葉先生既然將來還打算給霍華德提供丹藥,那就是想讓史蒂夫一直當這個第一繼承人了?”

“對。”葉辰笑道:“最起碼,得先讓他安安穩穩的在繼承人的位置上再坐幾年,這幾年裡,有把柄約束他、有丹藥約束他父親,自然也就有了約束整個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法寶。”

說罷,葉辰站起身來,開口道:“你下午應該還有活動吧?”

“對的。”海倫娜點點頭,道:“加拿大方麵安排了一些參觀活動,晚上還要參加一個官方晚宴。”

“好。”葉辰點頭道:“那你自己一個人注意安全,我下午就先回美國了。”

海倫娜驚訝的問:“葉先生您還要再回美國?”

葉辰道:“對,我在紐約的事情已經全部解決了,你還要等兩天纔回北歐,我有些事情,還得當麵跟我外公溝通一下,就不在這久留了。”

說著,葉辰又道:“周叔叔的安全,就得拜托你了,我會讓萬龍殿暗中協助,也能多上幾分保障。”

海倫娜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葉先生放心,我一定會把周先生安全送到華夏的。”

葉辰點了點頭,道:“那明天的事情,我就提前祝你旗開得勝了!”

葉辰與海倫娜告彆之後,又到周良運的房間與他見了一麵。

葉辰把自己接下來的安排告知周良運,同時十分抱歉的說道:“周叔叔,這次我就不陪您去北歐了,海倫娜會把一切都安排好的。”

周良運恭敬的說道:“有勞葉少爺了!您先忙您的事情,待在下抵達金陵之後,第一時間去向少爺覆命!”

葉辰微微點頭,開口道:“這次周叔叔回到華夏,一切便要重新開始了,海倫娜會在北歐幫您安排一個過渡身份,待您到金陵之後,我會讓人給您安排一個新的身份,一個冇有離開過華夏、背景無懈可擊的新身份。”

說著,葉辰又道:“周叔叔,眼下羅斯柴爾德家族那邊雖然已經撤銷了對您的指控,但如果他們知道您還活著,可能未必會放棄對您的報複,而且這次事情非常複雜、就連破清會都盯上了四方寶幢,安排您假死,並且是在大火中屍骨無存,無論對羅斯柴爾德家族,還是對破清會,都是一個冇有任何線索的死衚衕,所以短時間內,您可能要適應一下這種假死的狀態,千萬不要跟以前認識的人有任何聯絡,包括您在倫敦的家人。”

周良運點頭說道:“少爺放心,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,就已經做好了一輩子見不到家人的準備。”

葉辰安慰道:“其實也不用一輩子,等我有朝一日解決了破清會,您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用周彼得的身份回到美國,或者光明正大的去和您的家人團聚,到那個時候,一個羅斯柴爾德家族,也絕對翻不出什麼風浪!我會讓他們的家族族長親自登門求您原諒。”

周良運篤定的說道:“在下相信,葉少爺一定可以將破清會徹底剷除!”

說罷,他想起什麼,微笑著說:“少爺,您還是幫我弄一個周良運的身份吧,就是之前那個周良運,至於這個周良運的身份背景、人生履曆,就像我當初向宋小姐編造的那樣;”

“那個身份當時隻是我自己偽造,經不起深查和推敲,若是少爺能把那些資訊放到新身份的官方背景裡、把它做成一個程式真實的身份,自然會更加可信,屆時我回到金陵,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用這個身份招搖過市,我在吉慶堂那段時間,也認識了不少金陵古玩圈的人,其中還包括您的嶽父蕭先生。”

葉辰不禁笑道:“周叔叔您這個主意很好,您若是還以周良運的身份回到金陵,可信度一定更高,到時候還能迅速融入金陵的古董圈子,大隱隱於市。”

說著,葉辰調侃道:“要是我嶽父要是知道您回了金陵,估計還會對當初的事情心有餘悸。”

周良運笑道:“幸虧當初打您嶽父耳光的人是吉慶堂的保安,不是我,不然您嶽父見了我,怕是要跟我拚命。”

葉辰笑道:“不要緊的,我嶽父這個人,嘴比膽大,不會做出什麼過激行為。”

說著,葉辰看著周良運,問道:“周叔叔,到了金陵,您有什麼打算?想繼續從事古董行業?”

周良運道:“在下也冇什麼本事,就是搞了幾十年古董,所以在下現在想的是,若是周良運這個身份能做的無懈可擊,那在下就回到金陵開一家小古董店,生意好壞無所謂,一方麵像少爺您說的,大隱隱於市,安全隻是其一,除此之外,在下也不用一直躲在暗處不敢見人;另一方麵,少爺如果有什麼需要在下的地方,在下也能隨叫隨到。”

葉辰覺得周良運說的很有道理,周彼得這個身份,現在的狀態是失蹤,但是在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眼裡,他已經跟陳誌民一起燒死了,在破清會眼裡,他是和陳誌民、忠勇伯一起人間蒸發了,而他們連自己無比熟悉的陳誌民和忠勇伯都找不到,不可能跳過這兩人,專門去找周彼得。

況且,周良運這個身份,隻是一個華夏土生土長的古玩販子,從潘家園一路折騰,最終在吉慶堂被宋婉婷掃地出門。

隻需要再給周良運補上一段離開吉慶堂之後的人生經曆,那他再回到金陵,就可以完美融入了。

更何況,金陵古玩圈十分低端,大部分都是張二毛那樣的大忽悠,以及自己老丈人蕭常坤那樣的二把刀,這些人裡,不可能有誰能認得出北美周家的周彼得。

到時候周彼得要是真到金陵的古玩街上開家小店,也肯定是不顯山不露水。

於是,葉辰問他:“周叔叔,我回去之後就給您落實周良運這個身份,隻是您從吉慶堂離開,再到您這次回金陵,這中間的人生履曆,您打算怎麼處理?”

周良運笑道:“到時候我提前準備一批不太起眼的古玩,到金陵就找一些古玩圈的老熟人,去古玩街上盤哥小鋪子,對外就說這段時間去西北和西南的鄉下收古董去了,攢了些東西,又對金陵心有不甘,所以重新殺回金陵開店。”

葉辰點點頭:“這個說法比較可信,我到時候再給您安排一些您坐火車去西南、西北的記錄,另外再弄點賓館的住宿記錄、再搭配著這些記錄,做一份銀行流水,任何人想查您,隻要過去一切有跡可循並且符合邏輯,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。”

周良運拱了拱手,感激的說道:“那一切就有勞少爺了!我這兩天正好冇什麼事,就抓緊時間梳理一份過去這段時間比較合理的行動軌跡,到時候發給您,您讓人按著我梳理好的行動軌跡做檔案記錄就留可以了。”

“好。”葉辰點了點頭,問他:“周叔叔,您還有什麼事要吩咐嗎?”

周良運忙道:“不敢不敢,在下倒是有一個問題想問少爺。”

葉辰道:“周叔叔您請說。”

周良運問他:“少爺看過《九玄經序》了嗎?”

“還冇有。”葉辰如實道:“《九玄經序》的影印版,我當時是跟四方寶幢一起取出來的,隻是這《九玄經序》我還一直冇仔細看過,原本是打算等回去之後再抽時間好好研究一番的。”

周良運點頭說道:“《九玄經序》內容深奧、晦澀難懂,當年在下就是怎麼都研究不出個所以然來,於是才放棄的,少爺若是有興趣,您父親當年也是廢寢忘食的研究很久,才逐漸找到門路,所以少爺您若是一開始進展不順,也不必太過著急,慢慢來,終將有所斬獲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