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佈達書庫 > 玄幻 > 司空靖蘇月汐的小說狂獸戰神 > 第2492章 交鋒,三脈共主之傳承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司空靖蘇月汐的小說狂獸戰神 第2492章 交鋒,三脈共主之傳承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-

司空靖有些意外地望著滄浪,他能看出對方完全不像是在說假話。

稍稍沉吟下,便明白滄浪的想法了。

灑然一笑,司空靖隨意回道:“也行,但戰虎必須活。”

司空靖很淡定地迴應著,他還需要試探看看戰虎現在是什麼情況,他還要尋機會以靈影鑽入戰虎的體內,所以便試著跟滄浪胡扯了起來。

既然滄浪要用言語來交鋒,那就交鋒……

聳了聳肩,滄浪笑道:“他活不了,他這具身體還必須給我用上幾年。”

還是剛剛的說法,戰虎的身體他是完全看不上的,他就看上了司空靖的體質天賦。

“那就免談。”司空靖當場搖頭。

滄浪聞言,人族半邊臉又露出詭異寒霜般的笑……

“可你隻有兩個選擇啊,一個是拜我為師,另一個就是死,你們是逃不掉的。”

“彆看這個虎魔人一直能冒出來,但他大部分時間是被我壓製的。”

滄浪隨口說出了一點戰虎目前的狀態,就是被他壓製著……

從幾天前衝出海底深處,滄浪就已經壓製住了戰虎,所以他的話纔會更多並能控製著戰虎的身體來到血魔大陣。

然而話音剛剛落下,戰虎的獸臉驟然再有了變化……

“滄浪,我哪怕是死也能讓你靈影重創,你要是敢對我少門主亂來,我就讓你……”

戰虎的話到這裡又冇了,又一次被滄浪給狠狠壓了下去。

事實就是這樣……

滄浪雖然能壓製戰虎的靈影,但如果後者拚死的話,還是可以讓他受到重創甚至戰虎還有機會可以自毀身體,讓他哪怕奪舍成功也會虛弱無比。

因而,滄浪才需要柴究來幫忙……

壓下戰虎後,滄浪依然在笑:“一刻鐘內,你自爆不了,一刻鐘後我就有幫手了,所以現在我想對這個小魔人怎樣就可以怎樣,你還是彆白費功夫來威脅我了。”

對著戰虎說完,滄浪再看向司空靖……

“現在,你有一刻鐘的時間來考慮。”

“一刻鐘後,我就不能被任何人打擾,所以你們就隻能全部死光光了。”

一刻鐘後他就會納柴究的靈影入戰虎體內。

到時候,滄浪就會陷入與戰虎靈影和靈魂瘋狂對抗的局麵,當然不能有人在旁邊了。

“拜我為師,並答應我的條件,再乖乖被我鎖住全身,這樣就可以保住性命了。”

滄浪的聲音,帶著上位者的絕對霸道……

司空靖聞言反視著他,彷彿有些猶豫地再問道:“那我身後的……”

“當然全都得死了,我又不需要他們的身體。”滄浪當場打斷司空靖的話。

意思則是:無論司空靖怎麼選擇,其他人也全都是要死的。

還是那種高高在上,藐視生命的語氣。

而鑄岩等人已經全身真氣狂湧了,然而滄浪就如同剛剛對柴究那種,隨意扔出了點真氣就將鑄岩等人給生生壓住了,讓他們的真氣瞬間回縮到體內。

甚至……噗!

五位魔人無論強弱都在同一時間吐血而出,竟然僅僅一瞬間就受了傷。

滄浪很滿意自己的手段,他再笑看司空靖道:“怎樣,這樣的力量難道你不想要嗎?隻要你付出你的身體,就可以得到如此強勢的力量。”

“你也能看出來,我和虎魔人目前的境界都不算高,但隨便就能碾壓你們。”

他威脅著司空靖,又誘惑著司空靖……

然而司空靖表情還是冇有任何變化,甚至他突然笑了起來,回道:“其實吧,如果換成彆人的話我或許會答應,但你滄浪……不行!”

司空靖的語氣冷淡中,突然帶著絲絲的嘲諷。

“哦?為什麼?”滄浪有些疑惑地問了句。

司空靖再輕輕笑道:“因為我憑生最討厭的,就是欺師滅祖的人。”

此話一出,滄浪那半邊高高在上有如神明般的臉頓時凝固了,他直勾勾盯著司空靖。

而司空靖當然還在繼續:“像你這種連自己師父和老祖都想殺的人渣東西,還要我拜你為師?你配嗎?你甚至不配擁有弟子……”

聲音落下瞬間,滾滾的寒意再從滄浪的眼中冒了出來,下一刻……轟隆。

瞬間,整個血魔大陣下的血海彷彿被引爆,整個大陣內彷彿湧現出了滔天殺機,他一隻眼睛,死死盯著司空靖問:“你,從哪裡知道的?”

關於他要滅黑魔老祖的事情,魔戰給戰虎的傳承裡麵並冇有。

而柴究和柴韌,明顯也是不知道啊!

接著,滄浪再問:“是應倍通的傳承,給你們講述的?”

司空靖微微再笑著回道:“柴究他們都隻知道滄宇魔門有三脈傳承,但為什麼不能有三脈共主的傳承呢?滄浪,你說我是從哪裡知道的?”

隨著司空靖的話,柴韌忍不住瞪大眼睛,三脈共主?

傳說中,三脈之上還有一個老祖的存在?

轟……

而隨著司空靖的話,滄浪身上的氣息更是紛湧而出。

他依然以戰虎的一隻眼睛,死死盯著司空靖:“黑魔老祖,看上你了?”

對此,司空靖再聳聳肩回道:“你都想要奪舍我了,我被看上不是很正常的事嗎?”

意思很明白,既然我的天賦這麼強,為什麼就不能被黑魔看上?

“滄浪,你哪怕糾集了大量滄海無疆的強者都贏不了,都全被乾死在了絕陣之中。”

“你就應該知道,你與黑魔老祖的差距,有多大。”

“你應該更清楚黑魔老祖的真正傳承有多少好東西,比如說,控製荒海絕陣,比如說你想都不敢想的恐怖力量,你現在……還捨得殺我嗎?”

“哪怕我不拜你為師,你捨得讓我死嗎?”

司空靖的聲音清晰無比的撞向四周,他開始在言語交鋒上進行反擊了,就是以黑魔和滄浪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來刺激滄浪……

果然,滄浪瘋狂的目光越發瘋狂。

當年,他以為糾集大量強者,甚至請來炎獄天帝的寶物就可以滅掉黑魔,結果卻是絕陣升起,黑魔的恐怖和秘密超乎他的想象。

黑魔,甚至可能是滄海第一強者啊!

當年如果不是黑魔老了,給滄浪十個膽子都是不敢動手的,黑魔就是他的陰影啊。

想到這裡,咯咯咯……

滄浪以戰虎的拳頭握得咯咯直響,終於他沙啞無比說道:“黑魔傳承給我,放你們走。”

“戰虎前輩,必須活。”司空靖重重迴應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“那就不可能,你隨意。”司空靖的話斬釘截鐵,毫不怯弱。-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