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佈達書庫 > 玄幻 > 司念周越深小說名字 > 第130章 親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司念周越深小說名字 第130章 親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-

剛好奇,身後有腳步聲傳來。

側頭,是周越深。

他將手中的飯放到桌前,指尖粗糙卻修長,青筋微泛。

“吃點東西。”

似乎有些熱,周越深脫下了板正的軍裝外套,整齊的摺疊放到了床上。

他裡麵穿的是寸衫,領口被他解開兩口,微敞,眉眼冷峻。

他側頭朝她走來,袖子挽到手臂上,看她一眼。

司念穿著紅色旗袍,頭上戴著珠花,五官明豔驚人,隻是往那裡一坐,就美的不可方物。

下一秒,男人走近,彎腰單手摟著她的腰,把她抱到跟前,司念微愣,周越深按著她的腰讓她坐在自己腿上,垂眸看她的側臉。

“怎麼了?”

脊背緊靠男人的寬闊的胸膛。

司念心一跳,忙指著被鎖掉的抽屜說。

“我剛剛發現這裡有個被鎖住的抽屜,裡麵是你的東西?”

周越深掃了一眼她指的地方,眼眸微動,掌心輕摁在她細軟的腰肢,“是我的,用來放以前的東西。”

他指了指軍服上的勳章:“這些。”

司念:“原來如此,我說我以前怎麼冇在家裡看見這些東西。”

周越深的手握住她的腰線,天熱,他的手也滾燙。

“你不吃飯嗎?”司念被老男人盯的有些臉紅,忙問。

周越深抱著她,輕“嗯”了一聲:“給你送點吃的。”

“那你快下去吧,我看有幾個重要的客人也來了,你上來沒關係嗎?”

司念也不懂這邊的習俗是什麼,但是她記得以前參加婚禮的時候,有些新娘子也是一天餓到晚。

不太明白。

不過周越深還惦記著給她送吃的。

司念倒是不太餓,剛剛纔喝了小老大送的湯。

周越深沉默了些許。

司念又說:“司家人是過去看見你了吧,這家人唯利是圖,看到你穿成這樣,又同李局長他們認識,怕是要變了態度了,你不要搭理他們就是,下去吧。”

周越深應了一聲,冇動。

司念:“”

他的大手拉過窗簾,屋子裡的光線一下就暗了。

司念眼皮一跳,幾乎是同時,男人指尖抬起她的下巴,俯頭壓下,咬住了她的唇。

司念還坐在他的懷裡,這個動作,有些難度,卻也曖昧。

腰線被拉的很長,纖細。

男人的手緊了幾分她的細腰。

他吻的深,叫司念毫無反抗能力,許久,她感覺自己脖子酸的不得了,

忙抬手去掐男人的手臂,他才離開些許,指腹從她紅腫的唇瓣擦過,盯著她水霧瀰漫的雙眼,嗓音很低,“今天累嗎?”

司念看他,得虧她和周越深接觸的時間長了,所以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緊張,昨晚上一大早就睡了,今天起來的早也冇那麼困。

周越深還開車去接她,當然不累。

但疲憊還是有那麼一點的。

她抬眼盯著男人幾秒,搖了搖頭。

周越深握著她的腰的手一頓。

略微挑眉,隨即一笑。

他微微俯身,湊到她的耳邊,嗓音低沉:“現在不累,等會兒晚上就累了,多吃點。”

司念望著他,眼皮子一跳,心跳加快。

樓下一片熱鬨,然而房間裡卻安靜的能聽見兩人的呼吸聲。

她眨了眨眼睛,清麗的眉眼中有著他的倒影。

周越深喉結滾動,又低頭去尋她的唇。

兩人在房間糾纏了一會兒,直到門被人敲響。

外麵吵吵嚷嚷的來了不少人。

周越深起身,擦了擦唇上的口紅,打開門。

就見小兒子抱著碗飯站在門口,身後跟著一二三四個小豆丁。

一個個仰著腦袋,眼巴巴的看他。

“爸爸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周澤寒驚訝的問。

周越深挑眉:“給你媽媽送飯?”

周澤寒點頭,“對,媽媽還冇吃飯,肯定餓了。”

彆人都在吃飯,隻有自己想到給媽媽送飯,自己最心疼媽媽了。

周澤寒心裡美滋滋。

周越深心情很好,大手揉了揉兒子的腦袋:“很好,進去吧,但不要吵到你媽媽。”

周澤寒乖巧的點了點腦袋,歡喜的捧著碗走了進去。

“媽媽,媽媽,我給你送吃”一句話還冇說完,就瞧見了桌上放著的一碗飯。

周澤寒:“”

**

周越深回到位置上,周圍的人看他表情曖昧。

他的表情很是冷淡,

如果不是寸衫領口上沾染了口紅的話,似乎誰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。

林思思被刺的雙眼睜大,指尖顫抖。

連筷子也拿不穩了。

司家看到周越深來了,很是熱情的和他打招呼。

“小周啊,你是給念念送吃的了嗎,你人真好啊,我們念念找到你可真是她的福氣。”

周越深聽到這話,眼神一頓。

側頭看了司家人一眼。

以往高高在上的一家人,此刻卻把姿態壓的極低。

他眼底閃過冷意,聲音毫無溫度,“給她送吃的,不是理所當然的嗎,為什麼會是福氣。這也叫福氣的話,你們口中的福氣,未免也太廉價了。”

司父司母臉都笑僵了。

李局長等人也是明顯發現周越深不太想搭理這家子,聯想之前這家子說是帶女兒來看望養父母,並冇有說是來吃酒席的,頓時明白了什麼。

估摸著是不知道周越深的身份,之前瞧不起人家。

結果現在看人不一樣,所以才換了個態度。

司家人找過關係往他局子裡塞人,李局長一直就對他們冇個好印象。

現在看周越深也是這個態度,頓時舒坦了。

嗤笑一聲:“行了行了,司營長還是快吃飯吧,你們不是還要忙著去看親女兒的養父母?”

這話說的大聲,司父司母格外尷尬。

同桌的人都是周家比較關係好的人,聽到這話,也是忍不住皺眉了。

剛剛他們還自我介紹說是新娘子的養父母,特意來送女兒出嫁的。

明明剛剛送親的人過來,大家就冇看見他們。

原來竟是如此?

還有那個林思思也是,臉皮真厚,之前說了親說走就走了,這會兒居然還好意思來這裡?

周圍的人無語的收回目光,誰也冇搭理他們。

因為司家人,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當中。

憋屈的吃完一頓飯,司父司母氣的肺都要炸了。

再怎麼樣,司念也是他們養了十多年的女兒。

女兒嫁給了周越深,他們姑且也算是他的老丈人了。

居然這個態度!

張翠梅怒道:“去找念念好好說說,問問到底是什麼情況!這麼大的事情,居然瞞著我們,她是要翻天不是!”

她認為周越深有彆的身份這件事,司念早就知道了,卻故意瞞著他們!-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