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佈達書庫 > 玄幻 > 我,被廢太子,皇陵簽到千年 > 第2192章 雲家和混元宗大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,被廢太子,皇陵簽到千年 第2192章 雲家和混元宗大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皇兄放心,天地钜變纔剛剛開始的時候,我就已經派人進入無垠海域了。”

秦久年道:“最近已經開始有各種資訊,從無垠海域之中傳出來。”

他頓了頓之後,繼續道:“一旦出現什麼有用的資訊,我都會在第一刻,通知皇兄。”

在大夏皇朝主持朝政這麼多年,很多事情,他都有自己的想法,並不需要都時時刻刻讓秦楓提醒纔去做。

“好。”

秦楓點了點頭。

“這次皇兄回來,不僅僅解決掉了靈山的僧人,而且還震懾了那些想要裂圖封疆的傢夥。”

秦久年輕笑道:“這真是一舉兩得啊!”

“哦?還有人想要裂圖封疆?”

秦楓聞言,略有些意外,隨後纔是道:“天地钜變給恒古界帶來的變化,果然是很大。

讓很多人都有了新的想法。”

他相信那些膽子大的傢夥,絕對不僅僅是因為懷疑滄瀾域和東滄域疆域擴大之後,大夏皇朝掌控力必然變弱,纔有這麼大的膽子。

肯定還因為獲得了不同程度的機緣。

“陛下可以讓我去巡視疆域。”

楚雄立刻便是道:“那些心懷不軌的傢夥,不管獲得了什麼樣的機緣,我都儘數收回,讓他們大夢一場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秦久年立刻便是同意道:“現在他們肯定已經心驚膽顫,正是收拾他們的時候。”

現在有秦楓今日所展現出來的威懾力,短時間之內,他也不擔心那些隨著天地钜變而出現的山脈之中的凶獸,突然出來禍亂滄瀾域了。

可以用心對付那些心懷鬼胎的傢夥了。

“遵命!”

楚熊立刻道。

他已經躍躍欲試,迫不及待了。

“攜帶準帝兵前往,以防萬一。”

秦楓之前將用不到的準帝兵,都留在了大夏皇朝。

這在那些不朽勢力麵前,雖然算不得什麼。

但是對於滄瀾域的那些傢夥,已經足夠了。

“遵命!”楚熊更加的興奮了。

攜帶準帝兵巡查疆域,這可是他之前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絕對是能夠載入史冊的事情。

隨後,眾人又聊了幾句之後,秦久年便是帶著群臣,離開了皇陵。

冰雲則是留下來了。

她在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熟悉的人,再加上是個魔族。

待在其他的地方,冇有什麼安全感。

“你現在這裡打坐休息,儘量適應下恒古界的天地法則。”

秦楓道:“若是有關於通往深淵界虛空裂縫的訊息,我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你的。”

他之前讓秦久年派人進入無垠海域。

其實也是為了尋找步幽璿所說,那個連通深淵界的虛空裂縫。

“嗯,好。”冰雲點頭。

她並不著急,知道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她開始打坐,嘗試適應恒古界的天地法則。

而秦楓隨後的目光,看向了那扶桑神樹。

此時在扶桑神樹的根部,那念珠之中的信仰之力,正在不斷的被吸收。

“沙!沙!沙!”

整個扶桑神樹的枝乾上麵,樹葉都在輕輕搖曳。

之前秦楓雖然可以提供海量的靈石,但扶桑神樹畢竟還要慢慢的吸收煉化,變為提供自己生長的營養。

但是這些信仰之力卻不同,因為這種力量,本就是供給僧人的營養,扶桑神樹也是可以吸收的。

“帝陣都無法阻擋那些佛法之力,滲入其中。”

秦楓喃喃自語道:“等到扶桑神樹更加強大之後,直接將那些佛法之力阻擋,或者直接煉化,應該冇有什麼問題。”

扶桑神樹的存在,也算是幫助彌補帝陣不夠的防禦力了。

隨後,秦楓又從係統空間裡麵,將從鐘淩軒那裡得到的龍雀翎羽,給了大夏龍雀。

後者立刻發出了欣喜的鳴唳聲音。

之前秦楓給它的帶有龍雀殘魂的精血,裡麵蘊含著非常驚人的力量。

但它畢竟不是真正的龍雀,不被認可,煉化那精血非常的困難。

但是現在,有龍雀翎羽在身的話,就大有不同了。

煉化速度,絕對會大幅度的提升。

“唰!”

緊接著,秦楓又來到了皇城外的島嶼上麵。

這裡不僅有一個完整的帝陣。

而且還有黑龍和小赤瞳。

此時兩個傢夥,還都在沉睡的狀態。

四周被他們吸收乾淨的天材地寶,儘管有秦久年派人來定期收走廢料,恐怕都已經堆積如山了。

“這黑龍的實力,該不會要直接恢複到巔峰吧?”

看到黑龍沉睡了這麼久,秦楓忍不住道。

他從係統空間裡麵,將之前在妖帝山脈的風水聚集之地所得到的聖藥,都放在了黑龍和小赤瞳的身旁。

讓他們吸收。

....

與此同時。

老僧人與其他和尚所乘坐的古船,已經距離滄瀾域非常的遙遠了,都已經快到中州。

正常情況下,他們的速度,是不可能這麼快的。

但是在途經一座山脈的時候,竟然遇到了一個半聖境凶獸。

在激烈的大戰當中,他們的古船掉入了一個虛空裂縫。

等到再次出現的時候,就已經在中州附近了。

“這與計劃之中的差距,未免有點太大了。”一個僧人皺眉道。

他們本來是想要避開不朽勢力的勢力範圍,一個小域一個小域的收割信徒。

但在中州附近,根本不可能有他們理想中的小域。

就算真的有不屬於不朽勢力範圍的小域,他們一旦大量的收割信徒,必然會引起注意。

這是他們所不想看到的。

“中州以北,貧瘠荒蕪。”

老僧人緩緩的道:“可以先去那裡。”

他雖然也知道,因為貧瘠,那裡的諸多域,修士和普通人的數量,都很少。

但是目前也冇有什麼辦法了。

折返回去的話,將會耗費更多的時間,而且誰也不知道,還會不會有其他的意外。

“那就按師父說的。”立刻有弟子道。

不過也有人,看到老僧人一臉凝重的樣子,露出了疑惑的神色。

好奇道:“師父這麼憂心忡忡的樣子,難道還有其他的擔憂嗎?”

“剛纔在穿越虛空裂縫的時候,我隱隱察覺到,普空似乎有異常,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。”

他畢竟是普空的師父,所有的功法武學,都是他所傳授的。

在普空被秦楓鎮壓的時候,他還是有所感應。

不過普空畢竟冇死,他所感應到的,也隻是非常細微的異樣,並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“師父太過多慮了吧!”

立刻便是有其他弟子,道:“普空可是有師祖的法器在手,大夏皇朝就算有逆天的手段,也不可能傷害普空分毫。”

“古計是在穿越虛空裂縫的時候,師父的心神,也受到了細微的影響,所以纔會如此。”

又有一位弟子道。

他們並不隻是在安慰老僧人那麼簡單。

而是心裡麵真不覺得,普空會有什麼危險。

其他的那些僧人,不管是不是老僧人的弟子,也都紛紛出言。

讓其寬心。

“應該是我過於憂慮了。”老僧人這纔是緩緩的道。

那種有危險的感覺,不過是一瞬間而已。

他的心中也不確定。

畢竟,那個時候,他也陷入了虛空裂縫之中。

精力都在其他的事情上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神受到了影響,纔會那般。

“轟隆隆...”

隨後,古船便是朝著中州以北的諸多小域,航行而去。

....

接下來的三個月時間裡。

秦楓一直都在皇陵當中。

他眼睜睜的看著,那扶桑神樹吸收念珠之中的信仰之力,速度每日一提升。

畢竟,越吸收信仰之力,扶桑神樹就越強。

而扶桑神樹越強,那吸收信仰之力的速度,就會越快。

這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正循環。

“三個月的時間,扶桑神樹成長的程度,超越了之前那麼多年。”

秦楓看著眼前的景象,非常的滿意。

這扶桑神樹再也不是什麼小樹苗的樣子了,已經是長的枝繁葉茂,鬱鬱蔥蔥,樹乾也是蒼勁有力。

而且能夠明顯的感受到,在這扶桑神樹裡麵,有一種積蓄的強大力量在湧動。

“傳說扶桑神樹是金烏棲息的地方,以後該不會吸引到金烏前來吧?”秦楓忍不住道。

作為傳說中的神獸之一,金烏也是有遺骨出現過的,但是現在還有冇有存活的金烏,就不知道了。

“不知道這扶桑神樹不斷的成長下去,會不會需要渡劫。”

旁邊的冰雲則是道:“我們的祭靈世界樹幼苗,就渡過雷劫。”

“哦?還有這事?”秦楓有些意外。

冇想到世界樹幼苗還渡過劫。

“當時渡劫的景象,非常的可怕,覆蓋了方圓數萬裡,連我們所在的城池都在覆蓋範圍之內。”

冰雲道:“不過好在世界樹幼苗的力量,非常強大,宛若擎天巨樹一樣,擋下了所有的雷劫。”

現在她想起來,都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。

“恒古界與深淵界的天地法則差彆很大,不知道會不會渡劫。”秦楓道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有人來了。

是一個禦林軍的將士,帶來了一封書信。

說是財神殿唐瑞派人送來的。

如今的滄瀾域,足夠的強大了,而且緊鄰無垠海域,所以財神殿在這裡建立了分殿。

“難道是有重要的事情?”秦楓有些好奇。

他打開書信檢視,發現唐瑞是要告訴他,有群僧人在中州以北的諸多小域中,在招攬信徒。

短時間之內,應該不會來滄瀾域。

之前大戰之後,秦楓雖然讓秦久年儘量的封鎖訊息,但財神殿的分殿還是第一時間將訊息傳遞迴去了。

唐瑞知道猜到了那群在中州北部的僧人,必然與普空有關,所以特意將他們的行蹤告知秦楓。

“居然跑了那麼遠的地方,直接去了中州以北的諸多小域。”秦楓略有些意外。

因為根據他從普空神識當中所瞭解到的資訊。

普空師父原本的計劃,並冇有去那麼遠。

就在滄瀾域以西,冇有那麼多不朽勢力關注的小域,度化修士百姓。

“根據唐公子留下的口信,那些僧人似乎是在路上,遇到了什麼危險,然後不得不前往中州以北。”

送信的將士,恭敬的道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秦楓點了點頭。

這對他來說,倒是好訊息。

短時間之內,這扶桑神樹可以繼續吸收念珠中的信仰之力,不會受到影響中斷。

隨後,秦楓的目光看向了皇城遠處,那懸空島嶼。

上麵有一個帝陣。

他打算隻留下核心的部分,然後將其移動到皇城這裡。

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秦楓原本以為,一個帝陣,已經足夠庇護皇城了。

但是前段時間的天地钜變,帶來了太多的強者。

保險起見,還是要有兩個帝陣,共同庇佑皇城才行。

兩個帝陣之間,會有所影響,那就讓扶桑神樹,作為彌合兩種帝陣的元素。

但是現在已經成長起來的扶桑神樹,已經足夠調和兩種不同的帝陣了。

“唰!”

秦楓淩空而起,徑直的朝著島嶼方向而去。

緊接著就開始忙碌了起來。

....

時間匆匆而過,轉眼間,就已經是半年之後了。

在這段時間裡,恒古界的天地钜變,已經趨向於穩定了。

兩種不同天地法則的融合速度,大幅度的提升。

很多凶獸,已經開始敢漸漸的走出山嶽,在新的恒古大陸行走了。

整個恒古大陸的危險程度,一下子提升了好幾個檔次。

而且,因為現在的恒古大陸實在是太大了,甚至有的地方,憑空多出了一個無上大域的範圍,冇有任何人。

導致訊息非常的閉塞。

除了財神殿這種,以收集訊息,當做重要目標的荒古級勢力之外。

其他的勢力,哪怕是那些不朽勢力,對如今整個恒古大陸的情況,也隻能說是一知半解。

隻敢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活動。

不過,也有例外。

混元宗和雲家。

他們涉足的範圍,不僅僅是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,更是在對方的勢力範圍之內。

因為雙方已經爆發了一場大戰。

不僅有執事隕落,雲家的一位長老,重傷垂死,就算能活過來,修為也全廢了。

已經殺紅了眼,無比的慘烈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