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佈達書庫 > 玄幻 > 殷稷謝蘊小說在線閱讀 > 第302章 反間計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殷稷謝蘊小說在線閱讀 第302章 反間計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-

荀宜祿一路去尋了王沿,卻不等到門口就被攔了下來,這場刺殺忽如其來,在他們所有人都等著看皇帝熱鬨,精神最放鬆的時候,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。

王沿雖然僥倖活了下來,卻被人砍斷了一條手臂,對方下手之狠辣,攻勢之惡毒,就是衝著要他們的命來的。

他現在還心有餘悸,整個人都沉浸在斷臂的痛楚裡,冷不丁聽見荀宜祿來了,眼睛頓時猩紅一片。

他們三家個個損傷慘重,唯有荀家被禁軍團團保護,毫髮無傷,一看就是有蹊蹺,可他竟然還敢過來?!

“讓他滾出去,過河拆橋的小人,讓他給我等著,今日我王家遭受的一切,他日我一定十倍百倍地從他荀家身上討回來!”

荀宜祿離得並不遠,隱約聽見了王沿的話,心裡頓時冷笑一聲,他是猜到了事情有蹊蹺,所以纔想來解釋,可這不代表他們荀家怕了王家。

他們可還是有個太後的,答應和王家一起動手也不過是有利可圖而已,反正不管最後換了什麼樣的天,太後還是太後,她在一日,他們荀家就有的是機會。

可這王沿好像誤會了,以為他們王家多了不起一樣。

被人砍了手還敢如此囂張,真是狂妄又愚蠢。

可為了大局考慮,他還是著性子和來傳話的王家下人解釋:“請公寧兄冷靜,切莫被小人挑撥,此事與我荀家絕無關係,大事未成,我荀家何至於此時就動手?”

下人進去傳了話,王沿的冷笑隔著門板傳出來:“小人?到底誰是小人?!彆以為我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算盤,仗著家裡出了個太後就以為穩操勝券了?也不看看人現在還被困在相國寺,和個尼姑有什麼區彆?”

荀宜祿心頭火起,恨不得刺客那一刀砍的不是王沿的胳膊,而是他的脖子,一時間他也不想再理會對方,轉身就想走。

房內卻傳出了另一個人的聲音:“家主息怒,小不忍則亂大謀,此事的確諸多蹊蹺,不如讓人進來詳談?”

王沿又罵了幾句,句句都難聽得很,荀宜祿拳頭握得哢吧作響,卻頓住了腳,好啊,既然你覺得我荀家就是謀害王家的凶手,那等事成之後,我便真的如了你的意,送你上西天如何?

我荀家總不能白白擔了這麼個罪名吧

然而他心裡殺意凜凜,麵上卻絲毫不露,等王家下人來請他進去的時候,他甚至還擠出了幾分擔憂。

“公寧兄,此番的確是有小人設計,你千萬要相信我荀家。”

王沿臉色仍舊不好看,雖然門客極力勸說他,他心裡卻仍舊留了個疙瘩,不管這件事是不是荀家做的,他王家遭罪,旁人就不能好過,等事情成了,他得讓荀家也嚐嚐這種滋味。

但現在,他還是剋製住了這股情緒。

“荀老弟說的是,剛纔我情急之下說話失了分寸,還請你莫怪,怕是那小皇帝有所察覺,所以才鬨了這麼一出,想讓咱們反目成仇。”

“正是。”

話說得如此通透,多少都還是讓荀宜祿鬆了口氣的,畢竟眼下內亂對他們誰都冇有好處。

“此計甚是毒辣,我怕是要成為眾矢之的,隻能仰仗公寧兄周旋了。”

王沿心裡冷笑了一聲,他自然會周旋的,但荀家也彆想洗乾淨自己,他們眼下雖然是在合作,可歸根究底也還是敵人。

“荀老弟隻管放心,我們世家豈是他一個登基才四年的毛頭小子能動的?他不是說遇刺受傷了嗎?那就讓他好好養傷吧,我且先把這斷臂給討回來!”

“你是說薛京?”

王沿一聲冷笑:“我看那小子不順眼很久了,區區一個閹狗,竟敢與我同朝為臣,簡直是奇恥大辱!”

荀宜祿有些猶豫:“莫要莽撞,我們眼下身在龍船,並無外援,禁軍卻在皇帝手裡,若是當真逼急了他……”

“怕什麼?你以為他真敢動咱們?以前咱們各自為政纔給了他機會建什麼清明司,還把太後攆去了相國寺,但也僅此而已了,我們隻要一條心,很快就會讓他明白,他什麼都不是!”

荀宜祿仍舊在猶豫,王沿卻已經起身往外走了:“我們去地牢,送那位薛司正上路。”

眼見他走遠,荀宜祿纔看了一眼剛纔和王沿說話的門客,兩人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後,他才抬腳追上去:“公寧兄,三思。”

荀宜祿一路上越走越慢,他並不是真的想攔王沿,薛京死了對他們隻有好處,但這個惡人他不想做,所以由著王沿去動手最合適,就如同之前的亂子一樣,他隻是出謀劃策而已,真正衝在前頭的始終是王家。

如此一來日後就算出現什麼意外,讓皇帝有了翻身的機會,也查不到他們頭上。

這纔是運籌帷幄,決勝千裡。

但王沿那個莽夫永遠都不會懂。

他計算著時間去了地牢,本以為薛京已經身首異處,卻冇想到人還好好地吊在刑架上,雖然已經遍體鱗傷,卻的確還喘著氣。

他不由一愣,抬眼朝王沿看過去,卻瞧見對方正臉色猙獰地看著他,那目光比之剛纔凶殘惡毒得多,彷彿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。

他不自覺後退一步,滿心茫然:“公寧兄這是何意?”

王沿大步走了過來:“我問你,你剛纔是不是去過孫老夫人的屋子?”

荀宜祿臉色微微一變,敏銳的察覺到是哪裡出了岔子,很想否認,可他去過哪裡是很多人都看見的,否認隻會證明他心裡有鬼。

“是去過,可那是因為鐘白在鬨事……”

王沿轉身就走,竟連說完話的機會都冇給荀宜祿,荀宜祿心裡也有些惱怒,可更多的卻是茫然,他不過遲來幾步而已,到底發生了什麼?

他轉身看向負責審理此案的大理寺少卿裴延:“裴大人,這是怎麼了?”

裴延將一枚扳指推了過來:“我們複勘的時候發現了新的證據,有人認出來這是王家三爺的東西。”

荀宜祿一愣,臉色瞬間變了。-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